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爆裂鼓手》:生活棋逢对手,生命有爱托底,这才是真实的人生风中的小7

《爆裂鼓手》:生活棋逢对手,生命有爱托底,这才是真实的人生风中的小7

图片说明:《爆裂鼓手》:生活棋逢对手,生命有爱托底,这才是真实的人生风中的小7,。

《爆裂鼓手》是达米恩·查泽雷编剧并执导的电影,这部电影根据其真实经历改编,讲述了青年安德鲁为了成为顶尖的爵士乐鼓手,与亦敌亦友的导师弗莱彻相互折磨相互成就的故事。


虽然电影看上去像是一部正能量满满的励志片,但细思极恐,电影营造的压抑氛围及紧张情绪不断通过安德鲁的精神世界变化传递出来,弗莱彻所带来的一切毁灭性打击都一点点的摧毁着安德鲁,让他与世隔绝,成为了如弗莱彻般内心扭曲、不近人情的机器,最终安德鲁带来了一场完美演出,但内心滋生的欲望也失去控制,突破了道德的禁锢,一战成魔。


导演达米恩·查泽雷曾说这是一个悲剧,他巧妙的将极致与疯魔摆在观众面前,令其深刻的感受到疯子与天才仅一线之隔,同时也引发观众对于现实生活的思考,让观众在他人的精神世界中找寻当下真实的人生。


一、生活本就是风雨兼程,势均力敌才能产生内在力量抵御外界侵蚀

安德鲁从小跟随父亲生活,是个内向腼腆的男孩,对爵士鼓有深切的热爱,一心想要成为像巴迪瑞奇那样的传奇鼓手,但他不善言词的性格、敏感自卑的内心及家人对其梦想的轻视都令他变得不甘和愤怒。


他加倍努力想证明自己,考上最好的音乐学院,成为顶尖导师弗莱彻乐队的爵士鼓手,正当这个逐梦青年沉浸在美好愿景时,现实的残忍对他展开了疯狂的袭击。


弗莱彻虽然专业水平登峰造极,但为人残忍冷血,手段极尽严苛,是个将“男权主义”贯彻到极致的人。安德鲁在弗莱彻的压迫下从开始的精神紧绷变得疯狂暴戾,从最初的唯唯诺诺到与其相互争斗、折磨,在两人的暗自较量中,安德鲁的精神世界彻底崩塌重塑,最终成为了第二个弗莱彻。


弗莱彻对于安德鲁来说,是恶魔是内心深处的恐惧,但也是势均力敌的对手,他的出现将安德鲁的斗志及不甘激发出来,令其疯狂陷入对力量的索取中,与其说他的出现是安德鲁噩梦的开始,不如说是安德鲁内心挣扎的真实反映。


安德鲁是对力量有追求之人,但前期只是单纯的希望得到大家认可,技术更加精进,但弗莱彻的压迫扭曲了其内心的原始欲望,使其变得疯狂,两个“极致的利己主义者”势均力敌的对决彻底令安德鲁“魔化”,在相互摧残和折磨中两人产生的内心力量足以摧毁一切,为了得到弗莱彻的认可,安德鲁激发了所有的潜能和热情,抵御住外界一切诱惑,不惜一切成为顶尖爵士鼓手。


或许有人会说,这样的安德鲁虽然技术无可挑剔,但最终人性扭曲变得冷酷无情,但不可否认的是安德鲁突破了壁垒展现了完美演出,弗莱彻强压下的安德鲁经历破碎、毁灭、重塑,最终离伟大的爵士乐鼓手更近一步。


其实弗莱彻在电影中不一定是真实存在的人物,可以视为生活磨难的“物化”,他象征着生活中的诸多诱惑、考验,只有经受住他的折磨方能涅磐重生,这些磨难像一个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与你百般较劲,不断催促你成长进步,而只有抵御住他的刁难和诱惑才能激发潜能抵御外界蚕食,为着心中理想不断前行。


二、安德鲁有爱托底才敢无所顾忌,一念成魔

19岁的安德鲁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内向的他与外界的联系较少,但与父亲的关系却尤为亲密,他经常和父亲一起吃着爆米花看电影,进行男人之间的沟通。他们彼此视对方为最亲密的人,父子间厚重的情谊通过诸多情节展现的淋漓尽致。


父亲总会问起安德鲁在校情况,当安德鲁失意时给予暖心鼓励,当安德鲁顺利进阶时又满脸自豪,安德鲁能够在家人轻视的情况下仍能热爱坚持爵士鼓,相信这跟其父亲的支持一定分不开。


父母给予孩子最深沉的期盼,莫过于希望其幸福快乐过一生,但即使安德鲁桀骜不驯的态度与父亲的观念认知相距甚远,父亲也仍然选择坚定的站在儿子身边,为他的梦想买单。


当安德鲁受尽弗莱彻压迫,甚至将他逼至舞台上大打出手时,父亲知晓后坚决要追究弗莱彻的责任,对于儿子在弗莱彻那里受到的伤害他恨不得逐一讨回,只为尽一个父亲应有的责任。


再到后来,安德鲁和弗莱彻再次遇见,应邀参加演出,没想到掉入弗莱彻陷阱,导致其在众人面前颜面尽失,也断送了自己的爵士鼓前程,安德鲁一脸无助的下台,父亲马上跑至后台送上拥抱并暖心安慰,安德鲁推开父亲,不甘心就此退出,转身回到舞台,为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妙绝伦的演出。


父亲看到儿子受此大挫,急忙陪伴其左右,而他的安慰拥抱令处在空白中的安德鲁彻底清醒,父亲的支持和内心的不甘令他决定与弗莱彻展开最后较量,有人说安德鲁将父亲推开,喻示着他斩断了与外界的最后一丝牵绊,但仔细想想,这一推的力量不正是父亲给予安德鲁的勇气吗?


只有安德鲁在意父亲的看法,才不会想在其面前丢脸,才想回去挽回尊严,只有安德鲁心中坚定的相信即使推开父亲,父亲也会默默陪伴,他才有自信能斩断外界联系安心练打鼓,那一瞬间,父亲成为了他身边力量的来源,令他清醒和勇敢。


在电影中父亲不仅是真实的人物角色,也是外界羁绊的“物化”,代表着安德鲁内心感性、柔情的一面,虽然他最后推开父亲彻底“魔化”,但正是因为心底坚信有爱托底,才无所顾忌,勇敢作出选择。


三、用弗洛伊德的精神三部分解析安德鲁的精神世界

安德鲁由简单到复杂,他的精神世界由破裂到重塑都经过了非常人能及的打击,他的变化可以通过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提出精神的三部分来进行阐述。


弗洛伊德之结构理论所提出的精神三大部分:本我、自我与超我。


本我:是在潜意识形态下的思想,代表思绪的原始程序,属于满足本能冲动的欲望,如饥饿、生气等。


可以看出“本我”是人与生俱来的原始欲望,它是无意识且非理性的。就像安德鲁,他从小就爱爵士鼓,对于其热爱是发自内心且主动的,没有任何的杂质。


但现实的倾轧令他逐渐失去本心,忘记了对爵士鼓原始纯粹的热爱,夹杂了很多不满及愤怒的情绪,变得功利化,“本我”中干净的灵魂变得残破不堪。


自我:是人格的心理组成部分,是从本我中逐渐分化出来的,位于人格结构的中间层。其作用主要是调节本我,一方面又受制于超我,它遵循现实原则,以合理的方式来满足本我的要求。


自我大致指个人有意识的部分,对于安德鲁来说,他所感知的亲情、爱情等是属于“自我”的范畴,他原本是个心思单纯内向的孩子,对爵士鼓有执着的热爱,他爱父亲,与他交心无话不谈,他爱电影院的前台女孩,跟她表白与其约会,他的情感来的炙热又纯粹。


不幸的是,弗莱彻想方设法的逼迫使其喘不过气来,为了得到弗莱彻的认可,他不得不斩断所有的情感羁绊,将自己封闭起来,成为追求极致的“机器”,“自我”中对情感下意识的反馈都被隐藏,只剩下追求力量的躯壳。


超我:是人格结构中的管制者,由完美原则支配,属于人格结构中的道德部分,位于人格结构的最高层,由社会规范、伦理道德、价值观念内化而来,其形成是社会化的结果。


超我遵循道德原则,它有三个作用:


1、抑制本我的冲动


安德鲁初期对爵士鼓的热情完全来自于内心深处的喜爱,即使对力量和技术有追求,但也只是想要证明自我,但经过弗莱彻的压迫,他的原始欲望变得疯狂起来,完全变成了对极致力量的索取,和对自我极限的挑战,他已经将初心丢失,不再是通过情感的热爱来完成爵士鼓的练习和演奏,更多的是为了得到弗莱彻的认可,和突破自我局限的疯狂追求来满足自己的功利心。


2、对自我进行监控


安德鲁一念成魔,为了如查理帕克般成为伟大的音乐家,他舍弃爱情,推开亲情,一心沉醉在与弗莱彻的厮杀中,他将外界的一切声音屏蔽,沉浸在自我的精神世界,忘却现实的痛苦和苦难,将所有的心思放在追求极度的利益及自我技术的突破上,他对自己展开了毫无漏洞的监控,甚至是主动服从,只为成为理想中的人。


3、追求完善的境界


安德鲁为了令弗莱彻满意,将所有的精力放在打鼓上,甚至达到“忘我”境界,虎口被震的鲜血直流也不管不顾,一个创口贴不够,便用两个,两个不够就用三个,他与弗莱彻较劲,也与自己较劲,势必要打出震惊四座的爵士鼓得到众人认可,为了达到完美境界,将自己完全封闭也在所不惜。


最终安德鲁得到弗莱彻的认可,两人惺惺相惜,相视一笑,安德鲁也打破了原本的道德观念成为了第二个弗莱彻。


四、人生就是在前进和后退中徘徊选择

影片讲述了安德鲁从不错到极致的过程,也将其心理及精神上的巨大变化刻画的淋漓尽致,虽然安德鲁最终成魔,但不得不说他也完成自我突破,在艺术上取得了更高的造诣。


而安德鲁的故事也告诉我们:生活上需要势均力敌的对方助你乘风破浪,生命里需要满满的爱来为我们遮风挡雨。电影貌似让我们看到了一种极致人群的不同人生,实则它讲述的是平凡大众,每个人的人生。


电影或许是想告诉我们当碰到困难想退缩的时候,请学习安德鲁追求极致的精神,为了心中理想永不放弃。


但当我们只顾往前走而错过路边风景时,又想提醒我们,请放慢脚步,等等所爱之人,带着温暖和爱勇敢前行。


安德鲁的故事已经落幕,但讲述的现实人生才刚刚开始,人生的选择无处不在,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由你自己决定。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日本高清无码3D成人影院_成人黄片性感美女_日本做爱高清无码中文字幕--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爆裂鼓手》:生活棋逢对手,生命有爱托底,这才是真实的人生风中的小7

文章地址:http://www.biriadsL.com/article/15.html
有关热门【《爆裂鼓手》:生活棋逢对手,生命有爱托底,这才是真实的人生风中的小7】的标签